夜场啦资讯

司柳之争与乌合之众

职位简介:

司柳之争与乌合之众

每个领域都有一些流传下来的名著,如果能很好的读明白的话,会是我们理解很多现实问题的钥匙。

《乌合之众:大众心理研究》是一本研究大众心理学的名著,是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、群体心理学创始人勒庞在1895年的著作,也就是中日签订马关条约的那一年。

司柳之争与乌合之众

 

这是一本流传全球的名著,在中国也多次出版。每次有类似事情之时,都会拿出来再读读,收获会更多。

这本书分析了人们在群聚状态下的心理、道德、行为特征。解释了为何群体往往呈现出“盲目”、“冲动”、“狂热”、“轻信”的特点,而某些人又是如何利用群体的这些特点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该书还阐述了个人心理融入群体心理的特征,指出了当个人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时,他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化特征,而当这个人融入了群体后,他的所有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所淹没,他的思想立刻就会被群体的思想所取代。而当一个群体存在时,他就有着情绪化、极端化、低智商等特征。

以中国教育普及程度和教育方式而论,这么多年来,在复杂的社会事件面前,真正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,依然是少之又少。

司柳之争与乌合之众

 

尤其是很多社交和网络平台扩大化之后,小镇青年和低学历人员成为主体,在这样的平台上待久了,你会发现,乌合之众的特征借助现代传播方式,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。

关于司马南喷联想的事,就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案例。

百忍老师特地在微博和头条简单说了一下观点:胡同串子的水平,夹带民粹和民族主义的私货,来给一家有缺点的企业提供诛心之论。

果然反应几乎完全相反,都是二八定律,却是正好相反:

微博留言80%赞成的,正是头条留言80%反对的。

当然,这不是***次出现这样的特征了。

原央视编外业务员司马南很擅长这个套路,在平台发酵之后,形成一股力量,尤其是抖音,有点排山倒海而来。人人都要蹭热度,不骂几句柳家,基本白在互联网混了。

司柳之争与乌合之众

 

而且基本上把柳在18年的关于5G投票的回应给张冠李戴,说成是今年对司马的回应,而再加批判一番。也有人反对司马,给联想辩护,结果来了上万人骂,而且很多人直接问候主播的祖宗。

联想就企业来说当然有问题,比如高管工资高,比如技术含量和研发费用不高,比如要上科创板圈钱失败,但这些只是缺点,不是什么罪名,不牵扯爱不爱国,更不必说国有资产流失之大罪,毕竟这些指控和帽子都是罪名,真要坐实,那是要坐牢的。如果可以随便指控,那么富豪榜上一半的人怕是要进去了,本国经济能承担这个后果么?

司柳之争与乌合之众

 

而且联想毕竟是电脑领域做到全球***,当年的北大方正、清华同方如今又是个什么局面?包括当年段永基的四通又去了哪里?

这个道理其实不复杂,但是局面却很吊诡。不仅仅联想这么大的集团没有任何回应,就是派女秘书私下沟通,而且各大财经大V们基本上都不做声了。

比如专门研究企业的吴晓波。叶檀这位大姐倒是说了几句,含含糊糊,隔靴搔痒,根本就不敢有观点。最终还得靠环球主编胡锡进出来说了几句持平之论,结果也被喷成了筛子,甚***拉来一个胡锡兰,给胡主编强行安排一个妹妹,让老胡见识了一下民粹之凶猛。

诡异的是,宣传部门的主流媒体,一个都不作声,集体沉默,仿佛没发生过这事。

倒是经济日报大记者更关心俞敏洪的转型难题,力劝老俞不要做直播,那太难了。问题是,这年头干什么不难呢?

归结起来,老柳的泰山聚会,滴滴的偷偷赴美,联想的海外投资和金融成系,才是要命的问题呀,而不是司马南说到那些。这些就不细说了,你懂的。

司柳之争与乌合之众

 

如今局面之下,对民营企业和企业家有个公众的宽容度,尤其是改开初期的所谓“原罪”方面,当年不都是戴红帽子么。

一个国家,一个企业,都是精英在领导前进,而不是靠胡同串子,更不是靠乌合之众。

——很多粉丝来信让说说这个事,那就简单说这些吧。

相关招聘推荐

主页 > 夜场啦资讯 >